抖来抖去小姐

山川不可平

【云²】醋精

OOC预警,不上升真人

沙雕纯甜一发完

————————————



理论上来讲,两个人都不是山西人,对于醋应该没有那么大的偏好。

 

001

阿云嘎大学的时候谈过一个女朋友。

谈恋爱嘛,自然要分享彼此的时间,多多地腻在一起。

郑云龙对此的反应是,老子好气哦。

“你理性点。”他的女闺蜜说,“你这可能只是出于朋友的一种独占心理,你知道...”

呸,老子这就是吃醋,这就是爱情。

 

002

可问题是就算他吃醋他也干不了什么。

他只能可怜巴巴地等阿云嘎不需要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再约阿云嘎出去,并且在原本属于他们的“男人”的聚会上,对着他“亲爱的嫂子”瞪毫无灵魂的死鱼眼。

“大龙啊,你觉得,我女朋友怎么样啊。”

不咋地,咱俩在一起才最好了。

“挺好啊,你俩在一块都觉得好就完事了。”

“是吧,我觉着也是,所以你赶紧也找个女朋友啊,要不然我还得天天给你带早饭。”

靠。

 

003

所幸没过太久,阿云嘎和他女朋友就分手了。

然后莫名其妙地,他们俩就真的在一起了。

“以后我完全相信你,你也可以完全相信我。”

“好,那就听你的,班长。”

 

004

所以之后郑云龙就没再怎么吃过飞醋了,毕竟他班长要他信他嘛。

互相猜忌不利于情侣和谐关系。

 

005

可是不吃醋不利于情侣情qu关系啊!

阿云嘎在心中怒吼。

 

006

之前还好一点,基本也就需要操心一下刘令飞,而刘令飞是个CP粉,没什么好担心的。

不,他是说真的,排怪医的时候,刘令飞就一直在群里吱哇乱叫,只恨阿云嘎不能魂穿自己,自己再去魂穿个什么别的人,这样他就能开开心心看着自己的CP深情对唱只有我在你身边。

郑云龙残酷指出魂穿并不会换脸,所以表面上还是他俩在对唱。

刘令飞拍案回复没想到啊你居然是个只注重外表的人,哎呀和你们家隔三差五就看着手机屏保舔颜的阿云嘎真配,锁了。

 

007

可是,可是自从上了声入人心,在阿云嘎眼里,郑云龙就活像一只飞入花丛的蝴蝶,他不采路边的野花,路边的野花都想来采采他。

 

008

郑云龙坐在首席上和别人说话,阿云嘎气,单人单桌还讲小话?

复议之后郑云龙坐了替补席,阿云嘎眼神持续下瞟,搞得和旁边人社交的郑云龙不寒而栗,总有一种高中后门玻璃外的班主任正在看他的感觉。

不过前几天还好,毕竟那时郑云龙还有个“音乐剧王子”的人设需要维持。

 

009

人设崩塌以后他简直肆无忌惮。

先是在微博上公开和王晰互动营业,说真的,他阿云嘎都没有拥有过郑云龙的营业微博!

刘令飞拥有过。可这个男人是CP粉。

哦,王晰也是CP粉?可是他已经选了王晰报复回去了。

而且还有蔡程昱!还“对不起,我不爱你”和“没关系,我爱你”?还五秒以上深情对视脑电波交流?

哼,来小子你过来,让你知道知道你龙哥到底爱哪个。

什么?蔡程昱也是CP粉?这个世界怎么了?

 

010

“嘘,嘘,嘎子,嘘。”

“没事啦,只爱你一个。”

 

 

番外:

蔡程昱:龙哥,妈,怎么办,这个规则简直天秀啊!我该怎么选?我独唱?可是我人缘这么好。我重唱?可是我人缘这么好!其实我还是...emmmm...要不咱俩再搭一次?可是我怕又拖你后腿,而且我也不想再被嘎子哥叫去吃油爆虾了...倒不是说我不想吃油爆虾,油爆虾是什么时候都想吃的,嘻嘻嘻嘻嘻,油爆虾真好吃,我又想吃油爆虾了...

郑云龙:...

              ...

              ...

             这孩子傻笑什么呢,是不是又想吃油爆虾了?

所以脑电波根本没对上啊!

————————————

谢谢阅读,球红心蓝手评论

CP粉有关情节纯属瞎编,以及脑电波部分

其实...龙昱龙...也是有点好吃的(暗示)

【云²】 冬日情事(一)

OOC预警,不上升真人

算是琐事集,甜...吧

————————————

001

郑云龙的衣品实在是太太太差了,阿云嘎总算知道班上那些女生为什么都那么嫌弃男朋友挑给自己的衣服了。

这话倒不是说郑云龙是阿云嘎的男朋友,也不是说阿云嘎就不直了。但阿云嘎也不是完全不想让郑云龙当他男朋友,由此可见他也没有那么直...

Anyway,阿云嘎在还没完全入冬的时候,给郑云龙买了一件毛衣。

黑色的,看不出编法,毛茸茸的,郑云龙穿上之后像是什么小动物。

这件毛衣把郑云龙宝贝地要命,毕竟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是他唯一一件被全班女生认定好看的衣服。

对于直男来说保持好看的关键在于保持,于是,他就一直一直买这个类型的衣服了。

 

001+

“对于肤色黑的人,绝对不能穿橙色。”

伴随着王晰的声音,镜头给到了旁边穿着亮橙色卫衣的阿云嘎。天知道化妆台那么小,他是怎么自在地边压腿边哼歌的。

看着带着耳机老神在在的阿云嘎,王晰颇为嫌弃地撇撇嘴,说完结束词就走出了房间。

切,镜头一切走,阿云嘎就变了脸,表情相当臭屁。

郑云龙给我买的,你懂个p,橙色怎么了,爱情的颜色。

002

期末考完试之后离春节还远得很,几个男生索性约着都多在北京留几天玩一下再回去,冬天嘛,少不了的项目是去后海滑冰。

阿云嘎没滑过冰,但是大抵是平衡感很好,穿上冰鞋之后别扭了几下也就能断断续续地往前滑了。倒是郑云龙,一个声称小时候接受过滑旱冰训练的人,跌跌撞撞始终滑不起来。

“大龙哇,你到底行不行?”绕着小半个场子滑了一圈之后,阿云嘎又滑到了郑云龙旁边,“你不是说你滑过吗?”

“靠,那是旱冰!寒冰和真冰能一样吗?真没见识。明年到了夏天,我们再来后海划船啊,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真功夫!”

“行啊,后海也行,北海也行。哪里都可以。”

 

002+

“你还记不得记得我们的初吻?”

“当然了!”

他们的第一个吻在五月末,算是夏天刚开始,在人来人往的北海公园。

他俩把船划到一个桥洞下面,矮矮的拱形结构,像是他俩私密的城堡。

阳光把水波映到还算光滑的白石头上,滟潋,气氛还没来得及旖旎起来,阿云嘎就凑过来在郑云龙嘴唇上留了一个吻。

小时候还真的是胆小,吻一下都那么轻,好像怕他变成什么蝴蝶飞走了似的。

这样想着,郑云龙懒洋洋揽过阿云嘎的脖子,讨了个吻。阿云嘎从善如流地吻他,完全不像当年的郑云龙,脸红到耳尖,结结巴巴问他什么意思。

之后他们没再一起去过北海了,但是他们分享了很多很多个吻。

————————————

谢谢阅读,在线求红心蓝手评论

【云²】问题

OOC预警,不上升

意识流HE已发完,谢谢阅读

 001

又来了。

王晰牙痛地看着旁边的阿云嘎。

一到郑云龙唱歌的时候,阿云嘎的表情就变得过于丰富,尤其是今天。

唱到“是否那次我们再遇是缘分前世的累积”,镜头扫过来,阿云嘎眯眼扬唇甜蜜微笑。唱到“可是还没告诉你,对不起,我爱你”,镜头转走,阿云嘎面色阴冷咬牙切齿。

于是王晰很真诚地发问:“嘎子,你没问题吧?”

阿云嘎转过头来,眼睛里充满了疑惑,同样无比真诚地回答:“没有啊,老哥。”

好吧好吧,算了吧。王晰转正身体,他盘不了的人自有生活来盘,生活也盘不了的时候,还有爱情可以盘他。

002

这话郑云龙也问过他,首席复议结束后,两个人肩并肩甜蜜蜜地走出演播室。确认旁边没有摄像机了之后,郑云龙迅速拉开距离,但动作过慢,给了阿云嘎一个机会伸手使力。

可如今郑云龙虽然瘦,却不是之前那个跑完一千米都像是要升仙的少年了,于是这次险些变成拥抱的拉扯并没有成形。

他脱出去,站到几步远的地方,面色不虞但是认真地发问:“你没问题吧?”
 

003

秉着自我怀疑的精神,阿云嘎也反观了一下自己,得出的结论是是的,他可能确实有毛病。具体表现是看到郑云龙就哪哪都不称心,但是又哪哪都舒坦。

郑云龙在饭局上对他言笑晏晏,他翻江倒海:看吧,这个人压根就不在乎,竟还能这么云淡风轻地与我相处。

郑云龙在录制时与他拉开距离,他心有戚戚:至于吗,本来也没发生什么事,何苦要这么小气,弄得连朋友都没得做。

大多数时候,他看着郑云龙,心里摇摇晃晃升上来一个小气泡,噗,留下一声柔软的叹息。
 

004

那这两个人上大学的时候关系怎么样呢?一言难尽。

那个时候郑云龙像一头暴躁但无害的小怪兽,成天横冲直撞,把阿云嘎的心弄得乱七八糟。

但能指望直男做些什么呢?在阿云嘎心里,他和郑云龙一直是很好的哥们,社会主义兄弟情。当然,后来才发现他的好兄弟想当他另一种兄弟,且他也挺想和他兄弟升华一下兄弟情,这是后话了。

在当时,阿云嘎只是怀揣着乱七八糟的心和再正直不过的想法,冲郑云龙笑,对郑云龙好。

我们心意相通。郑云龙是这么想的。不需要确认了,窗户纸留着也行。
 

005

临近毕业的时候,宿舍里夜谈。

舍友问阿云嘎:“嘎子你咋这么长时间不谈恋爱?是不是心里有人?”

阿云嘎坦坦荡荡:“啊?没有啊,怎么可能。”

舍友:“那你怎么考虑的啊,我可跟你说,好多小姑娘都盯上你了,不选一个?”

阿云嘎伟大光辉正直:“也不是不行吧,看看有没有缘分咯。”

“哎,嘘。”他放低声音:“我们别说了吧,大龙好像睡着了。”
 

006

睡着是不可能的。

自从郑云龙认罪似的向他表白之后,阿云嘎已经好几个晚上睡不着了。

“对不起,嘎子,班长,其实我一直喜欢你。但是没关系,你不用回复我了,你给不了我必需的大海。”

震惊和不知所措中,他们度过了在校的最后几天。

吃散伙饭的时候,郑云龙喝多了,歪在KTV沙发的靠背上。灯光昏暗,使得阿云嘎分不清他眼下是几天都没下去的黑眼圈还是他眼睫毛打下的阴影。

看着那一小片暗色,阿云嘎忽然想问问郑云龙,从排练到公演,Collins给Angel的吻占了几成,他给他阿云嘎的吻又占了几成。
 

007

毕业之后郑云龙就去了上海,他给自己的解释是这样的:作为一个名字里面有龙的人,他不能离开水太久,北京这么干,会限制他的发展。

这句笑谈在同学聚会上也被说了出来,赢得满堂哄笑,阿云嘎更是笑到拍桌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龙你太逗了,怎么还这么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相安无事不是状态词,而是动词,很累很累的动词。
 

008

其实那次同学聚会之后,阿云嘎一直想问问郑云龙:“你作为一个名字里面有云的人,怎么能离开另一朵云太久?”

但事情就是这样,在风里,没有两朵可以一直靠在一起的云。

于是阿云嘎继续在北京忍受能把人头吹掉的大风和干到喉咙发紧的天气,时不时在需要去故宫后海中关村的时候想到他的老同学,偶尔点开大学同学的微信群,看看到底什么时候这些没有眼力见的人才能举办一次同学聚会。
 

009

郑云龙也不是再没回过北京,他的音乐剧有一次在北京公演,还在群里发了购票链接。

阿云嘎和其他的几个男生一起揶揄他:“都是老同学了,看剧还要我们买票啊?”

郑云龙回了个哈哈大笑的表情包就没了后文,直把阿云嘎堵得后牙根发紧,恨不得他像大学时期一样暴躁地回复老子唱歌你们不给钱凭什么听。

但他还是转头就去买票了,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内场。但可惜系统把他放到了边角的位置,让他直到结束才看到郑云龙的全脸。

郑云龙向他挑眉,阿云嘎把花束递给他:“不错,真不错。”
 

010

后来呢?

后来。

后来阿云嘎客客气气把郑云龙酒店房间的室友请了出去,毫不客气地亲吻郑云龙手腕内侧的肌肤,并在郑云龙嚷嚷着“你没问题吧阿云嘎”试图挣脱的时候紧紧握住他。

“当年你到底有没有吻过我?”

“啊?”

“你到底有没有吻过我?还是吻我的都是Collins?”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在乎,关于你的每件事,过去的没过去的,我都在乎。而且吻你的人每一个是Angel,都是我,你懂吗,都是我。”

“...”

那些问题,他还是都问了出来。

你为什么离开我这么久?

你为什么假装没发生?

你知不知道我虽然意识得有点晚,但是我好爱你?

你还是爱我的对吧?

你能不能...能不能和我在一起?
 

011

郑云龙还是郑云龙,北京还是很干,但没关系,以后他可以住在阿云嘎的眼睛里。

匆匆写就,很多想表达的都没有说出来,之后可能还会有几个短篇

谢谢大家包涵,希望喜欢

求互动?

【昊健】安全的格式

刘昊然是一个活的很有格式感的人。

每天早上喝咖啡,傍晚喝蜂蜜水,中午吃完饭温水吃多维和VC。

晚上九点半送一波晚安,十一点再送一波,十一点半之前准时上床戴眼罩调好定时关闭睡觉。

喜欢一个新的歌手就要把他所有的歌全都听一遍,追剧从第一季第一集开始追。

戴黑色框架眼镜,只带一个牌子的一个款式。

微信加了新朋友第一条消息狗头表情包打招呼,和不太熟的人一起走稍稍落后,和熟人一起就并排走,装作无意蹭他们手臂,获得安全感。

对的了,所有的格式都是为了让自己觉得安全。

喜欢董子健恰巧是最不安全的一件事情。

安全感让他活着,喜欢让他活的很热烈。

什么情况😂

昊健已经冷到连热度排行都消失了吗?

暗恋里的人有魔力

暗恋里的人有魔力,这种魔力叫心有灵犀。

董子健在食堂排队打饭的时候,习惯性地左摇右晃四处张望。其实他谁也没有看,注意力也没有注意在一个地方。

可就在那一秒,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非常想回头。

于是他回头看了一眼,往右上方,嗯,是刘昊然。

果然,有魔力。

故事系列

突然想起来和老王在一起之前,有一次活动拍宣传照要拍眼部特写,于是我被派去给他修眉毛

天知道我在这之前完全没给别人修过眉毛,更别说是男生了

他安慰我说没事,他也是第一次被修眉毛…

说实话并没有安慰到我

那次我才彻底意识到,哇,男生女生是有点不一样

老王有很多凑近之后清晰可见的汗毛,他的颧骨很突出,却不像小说里那么锋利。

我手下是他刚打完球没洗脸就过来的,出油的皮肤;我刀下是脆弱的,颤抖的眼皮。

我跟着他的眼皮一起抖,不仅抖,而且无所适从,怎么摆都不行。手心里到底是他出的油还是我自己的汗,我分别不出来。

于是我只能装作专业,指挥他睁眼闭眼;我也只能假装温柔,不停问他疼不疼。

他怎么会疼呢,我一点力气也不敢用。

【昊健】窗外下雪,随手一写

OOC预警,不上升真人

私设3d比2d大两级

————————————

窗外正下着雪。

原本刘昊然想要一觉睡到自然醒,他能这样自由自在待在学校的日子本就不多,更不用说他已经大四,今年六月就要毕业了。可是谁让他们宿舍里有来北京之前没见过雪的南方人呢?

在舍友惊喜的小女生一样的惊叫里,这个周末,刘昊然起的倒比没早课的时候还早。

既然起来了也不知道要干些什么,刘昊然干脆裹紧大衣冲进了图书馆,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随便抽出本书打算看。

于是就是这样了,在这个周末的上午,大四的刘昊然坐在图书馆靠窗的位置上,闻着旁边女生杯子里咖啡的香气,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窗外正下着雪。

 

他想起去年下第一场雪的时候,董子健和孙怡不大不小地吵了一架。可能是出来之后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兜兜转转跑到学校里来,叫刘昊然出来吃饭。

本来刘昊然不想去的,可是,谁让他没事呢。

他们在学校旁边的火锅店吃火锅,坐在窗户前,看蒸汽把整个窗户染白,只剩下中间的一小块,正好露出他们两个的身影。他们没喝酒,本来董子健要喝的,可是刘昊然怕他万一喝多了回去,孙怡更要和他吵。

但他们那顿饭却并不寡淡,他们从不会寡淡。

 

他又想起前年下第一场雪的时候,董子健叫他们几个去家里玩。

本来刘昊然不想去的,真的,可是他确实没事啊。

走在路上的时候,他看见学校文具店的橱窗里摆了一排水晶球,于是就进去买了两个。一个里面有个头发卷卷的小女孩,一个里面有个白白净净的小男孩,倒过来的时候都有雪花一样的亮片纷纷洒洒。

毕竟那是大福第一次见到雪,他这个当叔叔的多少要表示一下。

那天他们每个人都做了一个菜,都逗着大福给她闻,只有刘昊然的蓝莓山药让她笑了出来。他们都说刘昊然全年龄通杀。

回去的时候,刘昊然想起来那个小男孩的水晶球他没送出去。

不是故意的,只是他忘了。

 

接着,刘昊然又想起大前年,具体是下第几场雪他忘了,反正他们哥几个要一起出去吃饭。

是的,他本来不想去的。

那天他们喝多了,董子健眼睛亮晶晶的,一个劲儿地小声念着不知道是谁的台词。

“你是我心上的玫瑰花。”刘昊然只听懂了这一句。

于是他醉醺醺地笑了,说,“你是我抹不掉的蚊子血。”

“蚊子?哪有蚊子?”张一山像模像样地挥了几下胳膊,“都下雪了哪还有蚊子啊。”

“别咬我。”董子健挠了挠脸,“昊然,我喝多了,你帮我看着别让它们咬我,我可招咬了。”

“好。”

刘昊然只是笑。

 

想到这现在的刘昊然也笑了,他看着窗外。

窗外正下着雪。



————————————

记住,我叫甜抖,我爱你

 

 

少年时多喜欢故作

故作深沉故作欢乐

【昊健】暗恋他时做的三件小事

OOC预警,不上升真人

两人高中同学设定

非著名短打选手甜抖瞎几把随手一写,在回坑的边缘试探

——————————————————————————————

暗恋他时做的三件事

1.

刘昊然午睡的时候,从来不敢把脸转向董子健的那一边,他总是非常小心地把头转向另一边,或者干脆全埋进胳膊底下。

倒不是说董子健会盯着他看,目光灼热。也不是说刘昊然睡相太丑,口水流满桌。

只是很怕自己睡太熟的话,说梦话会说出他的名字啊。

这样想着,刘昊然又捂住了嘴巴,悄悄在手后露出了一个微笑。

这样就双重保险啦。

2.

大部分时间,刘昊然都和董子健一起去各种地方,食堂啊,小卖部啊,教室啊,甚至有的时候,他们两个会像小女生一样一起去卫生间。

可是毕竟他们两个不住在一间屋子里,晚上回家的时候,总是董子健先到家,然后两栋居民楼之后,才是刘昊然的家。

自己慢慢走过那两座居民楼的时候,刘昊然就会在脑子里放小电影,一点点过一遍今天和董子健在一起的分分秒秒。

先从“大事件”开始。今天董子健上课听到搞笑的时候左歪右倒笑倒在他怀里啦,今天他被吓到的时候下意识抓了他的手啦,今天吃饭的时候他把自己喜欢的菜让给自己啦。然后是每天几乎不变的日常小事,又一起去了什么地方啦,他又告诉了刘昊然什么题啦,他上课走神被叫起来问了刘昊然什么题啦。

也算是每日自省了吧。

3.

有的时候,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下课下的早,于是他们俩就在学校顶楼的走廊里面打羽毛球。

三四月份,正是柳絮满天飞的时候。董子健虽然个子不大,挥拍的势头却猛,猎猎作响,能直接把从窗外悠悠飘进来的柳絮挥落两旁。

打完一局,董子健走到窗台边喝水,将落未落的太阳若有似无地包裹着他,让他脸上小孩子一样薄薄的一层绒毛纤毫毕现。可这样一个长得有些奶气的人,又已经抽条出了些许少年的轮廓,张扬着。

刘昊然看着他大口喝水时上下滚动的,少年的喉结,真是心动。

——————————————————————————————

其实我不过就是发了那么一次刀,又不虐

嗯,我还是一个甜抖...吧

如果大家喜欢的话,大概还会有一个师兄版本的